上流社會(首先季 一-一二)

来源:www.hkipu.com   发布时间:2020-08-18 12:45:18   浏览次数:79



首先章:暗流湧動

  高寧寧是浮山市電視臺當紅花旦,主持1檔訪談類節目「寧講」。高寧寧本
科畢業於浮山傳媒大學新聽學院,碩士畢業於浮山大學新聽學院,是徹徹底底的
新聽科班出身。

  2010年碩士畢業以後,高寧寧也是以實習記者的身份入進浮山電視臺工
作的。工作不來半年,由於當時天氣預告主持人身體不適,高寧寧暫時頂替她播
報瞭當天的天氣情況,被時任文藝節目中央的主任姚興學相中。

  姚興學把高寧寧從新聽節目中央調來文藝節目中央,並開始讓高寧寧主持文
藝節目。後到,姚興學升職成爲副臺長,爲高寧寧量身打造瞭數款節目,「寧講」
就是目前最火爆的1款。

  高寧寧今年3十5歲,是浮山市電視臺公認的臺花。由於工作緣故,高寧寧
十分註重保養,歲月並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過多痕跡,雖然沒有瞭2十多歲小姑
娘的青春靚麗,但讓她多瞭幾分成熟和自信,把她打磨的愈加性感和嫵媚。

  由於工作需要,高寧寧常常要穿襯衣套裙、絲襪和高同鞋。生完孩子以後,
高寧寧變得更加豐韻,但脂肪好像能夠知道高寧寧的想法1樣都長在瞭胸上,本
到就有36D的雙峰變得更加飽滿,襯衣扣子似乎隨時要炸裂開到;腰間卻沒有
1絲贅肉,堪堪1握;1米7的個子穿上高同鞋以後比臺裏1半的男性全要高;
接近1米的大長腿就算沒有絲襪的包裹也猶如蓮藕般白皙細膩;1頭齊肩的玫瑰
橘色偏分卷發顯得幹練利落;錄節目時,高寧寧會把頭發挽在腦後,露出細嫩白
皙的脖子並配上不跟耳環,優雅中透露出1絲性感。

           ————————————

  這段時間,高寧寧爲瞭「寧講」的收視率操碎瞭心。「寧講」是臺裏爲她量
身打造的訪談節目,向來以到也是臺裏收視率最高的節目,被臺領袖安排在瞭周
末的黃金時間。本到,周末和傢裏人食完飯,望望高寧寧與各路明星、網紅、年
輕有爲的富豪、企業傢甚至政府官員侃大山是浮山當地人的保留節目,降生瞭不
少梗,被人津津樂道。

  半年前,網上驟然有個up主「羊羊大作戰」開瞭檔節目「咩咩啼」,從形
式、內容、佈景甚至主持人最開始的穿衣裝扮全照移「寧講」。1開始,高寧寧
和臺領袖並沒有太把這個草臺班子放在心上,但後到「羊羊大作戰」的裙子越到
越短,鞋同越到越高,還向來使用仰拍機位,半個屏幕全是她的大長腿。再加上
她時不時用嗲嗲的聲音嬌嗔兩句,美名其曰「咩咩啼」,吸引瞭大批男性觀衆,
甚至有1位是「寧講」嘉賓的不進流男明星也鴿瞭高寧寧奔來「羊羊」那兒觀賞
她的大長腿往瞭。

  「寧講」的收視率已經延續3個月下滑,收視率不僅和高寧寧的工資緊密相
合,更讓她頭疼的是副臺長姚興學。姚興學算是高寧寧的貴人,不僅成功讓她從
記者轉型成爲主持人,還頂著臺裏的壓力首次爲新人主持人量身打造節目,1手
把高寧寧捧成瞭臺裏首先花旦,但高寧寧知道姚興學心裏的那點仔細思。

  姚興學是個色鬼,以前還是文藝節目中央主任的時候就同臺裏的幾個女下屬
維持著不正當的合係,現在成瞭副臺長,就更不明白糟踐瞭多少良傢婦女瞭。

  姚興學今年5十3歲,是個胖子,1米75的個頭卻有90多公斤,頭上沒
多少白發,5官還算端正,望的出到假如瘦下到再年輕幾歲的話,長得還算得上
標誌。

  這天,高寧寧不用錄節目,穿瞭1條剛來膝蓋的綠色法式複古碎花連衣裙,
3月底的天氣略微有點涼,高寧寧套瞭件針織外套並且穿瞭條70D的Wolf
ord連褲襪,腳上踩瞭雙5厘米的小皮靴。

  「姚臺長,您尋我?」高寧寧心裏清晰姚興學尋她的目的,但還是面帶微笑
走入瞭辦公室。

  「到,小高,隨便坐。」姚興學嘴上招喚來,眼睛卻直盯盯地望著高寧寧露
在外邊的黑絲小腿。因爲錄節目的需要,高寧寧尋常穿的多是肉色的絲襪,相比
於肉絲,姚興學更喜歡黑絲那種若影若現的模糊。雖然70D的絲襪已經基本不
透肉瞭,但姚興學望見高寧寧坐下以後膝蓋以及大腿處處若隱若現的肉色,還是
感來1股暖流從下腹升起。

  「小高啊,上周的收視率復跌瞭啊!」姚興學趕快在辦公桌後進座掩飾自己
微微隆起的褲襠,跟時把上周的收視率報告遞給瞭高寧寧。由於桌子的阻擋,已
經望不來高寧寧的腿瞭,姚興學把目光盯在瞭她豐滿的雙峰上。

  「姚臺長,您望這怎幺辦,能不能請您再走動走動,上次和那個小鮮肉……
啼……啼林暢的,談的還不錯,我望再爭取爭取有機會讓他上『寧講』,
他最近的暖度還……」

  「哎呀,小高啊,你怎幺不開竅呢!」還沒等高寧寧講完,姚興學就打斷瞭
她,他站起到盯著高寧寧的裙擺講:「你望望你,裙子這幺長,絲襪這幺厚,觀
衆望得見什幺?這不是暴殄天物嗎?你多同那個羊羊學學,以你的條件,甩開她
兩條街不是問題!」

  「姚臺長,咱們是個訪談節目,觀衆望的是我和嘉賓講話,復不是我的腿。

  而且……而且咱們臺演播廳桌子下邊是有擋板的,我就算穿瞭給誰望啊?」
這句話剛講出口,高寧寧就懊悔瞭。其實高寧寧自己也望過羊羊的視頻,私下裏
也做過比較,她對自己這雙大長腿的殺傷力還是很有自信的,隻不過臨時還放不
下身段。

  「桌子?桌子還不好講,我現在就讓老吳走摘購流程,你想要什幺樣的桌子,
就算是天王老子的桌子我也把它搞過到!」姚興學聞出瞭高寧寧的動搖,感覺自
己這段時間的風沒白吹,趕快拿起電話。

  「唉!別別別!」高寧寧起身按住姚興學,「我剛才是瞎講的,這件事請姚
臺長您不要再提瞭,您方便的話還是再同林暢的經紀人聯係1下吧。要是沒別的
事兒,我就先走瞭。」

  「唉?" ,還沒等姚興學歸答,高寧寧就離開瞭辦公室。等她走後,姚興學
拿起瞭電話:「餵,老吳嗎,咱們演播廳的桌子該換瞭……"

           ————————————

  高寧寧下班歸傢後發覺傢裏沒人,估觸著是老公接兒子往瞭,便脫下衣服準
備沖個澡。

  高寧寧的老公啼錢明,是浮山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的副教授。錢明比高寧寧大
瞭6歲,兩人相識於2007年。那年,錢明剛從英國留學歸到,成爲浮山大學
政治經濟學院的1名老師,在1次校內活動上熟悉瞭剛進學的高寧寧,兩人迅速
墜進愛河,於2009年結婚並生下1個兒子錢嘉致。

  高寧寧嫁給錢明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爲愛情,那個時候海內還籠罩在金融危
機的陰影下,大學老師是1份風光復穩固的工作。更重要的是,錢傢在當時浮山
市的市中央雲浮區有兩套學區房,在發覺自己懷孕以後,高寧寧就迅速和錢明完
婚瞭。

  錢傢的兩套房子是高寧寧的老丈人錢建設留下到的,略微大點的1套給瞭高
寧寧1傢3口住,剩下1套錢建設留給瞭自己。這兩套房子離浮山實驗小學不遙,
是當年出名的學區房。後到隨著市政府從雲浮區向西移來景陽區,浮山市的商業
中央開始向景陽區轉搬,浮山實驗小學也規劃移來那邊往,雲浮區的房價開始快
速下滑。

  錢建設今年6十2歲,退休前是浮山實驗中學的校長,1心想把兒子培養成
爲教書育人的棟梁之才。但是錢明不喜歡老師這個職業,他本想考公當官,迫於
父親的壓力才不得不往浮山大學工作,這也導致以錢明海回博士的學曆,目前也
隻是個副教授。與錢明1跟進職的柳夢,早在3年前就評上瞭正教授,今年更是
被提拔成爲瞭政治經濟學院的副院長,成瞭錢明的上級,讓錢明鬱悶不已。

           ————————————

  錢明歸來傢後,發覺高寧寧已經做好瞭晚飯,但他沒什幺吃欲,隨便食瞭兩
口就癱在沙發上望電視瞭。電視裏正在放「寧講」的重播,這期節目的嘉賓是最
近很火的脫口秀演員,高寧寧覺得節目效果非常不錯,但收視率還是上不往。

  「今天我們臺長復尋我談話瞭,是合於收視率的事兒。」高寧寧邊洗碗邊講。

  「嗯……然後呢?」

  「然後?然後那個死胖子讓我學『羊羊大作戰』,也穿著短裙絲襪高同鞋往
錄節目!」

  「那就穿唄,要是我穿裙子能評上教授,我現在就穿上瞭。」錢明有1句沒
1句的對付著。

  「錢明?!你是不是有病?我很嚴厲地在和你商量這個問題,在向你找求幫
助!」高寧寧明白最近老公平因爲評比教授的事情心煩意亂,但她自己過得也不
舒心。

  「有病?呵,我是有病!我他媽全硬不起到瞭!」錢明大吼著把電視遠控器
狠狠地摔在瞭地上,頭也不歸的入瞭臥室,把正在屋裏寫作業的錢嘉致全嚇瞭1
蹦,從房間裏探出半個腦袋偷望發生瞭什幺。

  錢明是大概3個月前發覺自己陽痿的,那時今年的教授評比結果剛出,錢明
再次落選。高寧寧陪著錢明往瞭好幾次醫院,大夫全講不是身體緣故,並讓高寧
寧多關懷錢明,但這段時間高寧寧也因爲收視率的事情心煩意亂,沒有太多時間
陪自己老公。

           ————————————

  傍晚,高寧寧覺得有些對不起老公,特意噴瞭催情香水,換上瞭1條牽強遮
住屁股的紫色半透明眠裙,裏面透出黑色蕾絲乳罩和跟款性感內褲。

  「老公,晚飯的時候是我不對,咱們今天要不再試試?」講著,高寧寧跨坐
在錢明的腿上,準備褪下錢明的眠褲。

  錢明仰頭望見紫色薄紗下若隱若現的肉體,感覺自己的陰莖蹦動瞭兩下,示
意高寧寧繼承。高寧寧把錢明兩腿分開,趴在中間,露出深深的乳溝,把錢明軟
趴趴的陰莖放來嘴裏賣力地吮吸。高寧寧左手托著錢明的陰囊不斷挼搓,右手在
他大腿根部往返撫摩,不時還用塗成紅色的指甲輕輕劃弄錢明的腹股溝。

  錢明閉著眼睛享受著老婆的服務,十分鍾過往瞭,陽物全被高寧寧的口紅染
紅瞭,但自己的小弟弟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心中不由得升氣1團無名之火。

  錢明推開高寧寧,穿上褲子,翻身眠下,講來:「不試瞭,今天累瞭,眠吧」。

  高寧寧看著老公,歎瞭1口,默默到來衛生間,岔開腿坐在馬桶蓋上,1隻
手放在自己的豪乳上,另1隻手申向瞭股間。

  半夜,高寧寧做瞭1個夢,夢見自己穿著包臀裙絲襪高同鞋主持節目的時候,
驟然有1個望不清長相的胖子沖上臺到,1把把高寧寧按在桌子上,撕爛她的絲
襪,揪住她的發髻,踮著腳,當著所有人的面強暴瞭她。

  第2天,高寧寧發覺自己的內褲黏糊糊的,白色的床單上全是1圈1圈發黃
的、淫水幹涸後的痕跡,就很尿瞭床瞭似的。




              第2章:花椰菜泥

  錢明6點半不來就起床瞭,今天早上8點,他要給金融學院的本科生上課。

  浮山大學在嘉雙區,親近海岸線,風景柔美,但是離傢太遙,公共交通也不
方便,尋常錢明全自己開車上班,但今天限號,隻能坐班車。

  班車剛來,錢明就望見瞭柳夢,柳夢正用心地玩著手機。

  今天,柳夢戴著1副圓框金絲眼鏡,淺棕色的頭發紮成馬跟隨意的披在後頸
上。柳夢穿瞭件黑色西裝外套配白色襯衣,下半身是1條灰色高腰闊腿西裝褲,
腳上穿瞭雙5厘米的黑色尖頭小高同,整個人顯得十分幹練。

  「早啊,柳院長。」錢明邊打招喚邊坐在柳夢旁邊。

  「什幺柳院長啊,復不是在學校,你直接啼我柳夢或者同以前1樣,啼夢夢
就行。」柳夢笑著講道,她的車今天也限號,自然兩人不是首先次在班車上相遇
瞭。

  柳夢和錢明跟1年到來浮山大學教書,比錢明小兩歲,學曆沒有錢明高,是
碩士研究生。本到以錢明的條件,3年前那次評職稱,應該是他轉成正教授的,
但奈何錢明實在不爭氣,這幺多年到沒寫過幾篇拿得出手的論文。院裏斟酌再3,
把這個名額讓給瞭柳夢。

  錢明向來覺得柳夢長得挺好望的,不過他倆熟悉的時候柳夢已經結婚生子瞭。

  柳夢的老公是她的高中跟學,富2代,後到出軌被柳夢抓個正著,兩人離婚。
柳夢的前夫在浮山市最著名的小區金誠傢園爲她留瞭1套別墅,並且每個月全會
給兩個孩子1大筆撫養費。柳夢離婚後的日子過得也算滋潤,這也爲她潛心學術
制造瞭條件。

  「哦對瞭,老錢,有個事兒。今天沈董事長不是要到咱們學校出席基金會的
啓動儀式嗎?據講晚上還有個晚宴,要不你代表咱們學院出席1下唄?」

  「柳院長您怎幺不親自往?我1個副教授瞎摻和什幺?」錢明其實挺想往的,
但礙於面子沒好意思直接答應。

  「哎呀,不是同你講瞭不要啼我柳院長瞭嗎?我兒子你復不是不明白,即將
就要中考瞭,那個成績可真是愁死我瞭,我得歸傢給他補補課。」柳夢擡起頭盯
著錢明:「你就幫我這個忙唄,帶著嫂子1塊兒往,聞講晚宴辦的挺不錯的,要
不是我兒子的緣故,我還真想往知識知識呢!」

  「行吧,柳院長。」錢明嘿嘿1笑,有意把「柳院長」這3個字咬的很重。

  柳夢望穿瞭錢明的想法,白瞭他1眼,低著頭繼承玩手機往瞭。

           ————————————

  柳夢講的沈董事長是浮山市著名企業傢沈航。

  沈航今年4十9歲,是浮信集團的董事長,浮山市前市委書記沈懷邦的兒子。

  浮信集團是做商品跨境貿易起傢的,後到在沈懷邦的幫助下逐漸涉足房地産、
金融等暴利行業,迅速進展壯大並改制成爲集團控股公司。現如今,浮信集團已
經是本省最大的民營企業瞭,在都國甚至海外全有1定曉名度。

  沈航暖衷於公益事業,常常參加各類社會活動。這1次,浮信集團決定向浮
山大學捐款2億元人民幣成立「浮山·未到啓航」基金會,並托付政治經濟學院
代爲治理。基金用於向都校貧困學生發放生活補助、獎學金,改善貧困學生學習
生活條件並推介優秀貧困畢業生入進浮信集團實習工作。

  校領袖十分重視與浮信集團的關作,專門尋政治經濟學院的譚院長談過話,
錢明也主動尋過譚院長,指望自己能夠爲基金會出1份力。雖然錢明在學術研究
上不怎幺上心,但是這種事情從到全是排頭兵。

  下課後,錢明收拾瞭1下,拒盡瞭幾個問問題的學生,匆匆趕來學術禮堂,
正好趕上儀式尾聲。此時,沈航正拿著碩大的捐贈支票與周校長關影,支票上寫
著大大的「人民幣貳億元整」,臺下掌聲雷動,閃光燈閃成1片。

  這是錢明首先次見來沈航本人,他感覺沈航本人比電視上有氣概多瞭。

           ————————————

  錢明下午沒有課,在學校食過午飯以後就坐班車歸傢瞭。在車上,他微信語
音告訴瞭高寧寧晚宴的事情,他從妻子的語氣中聞出瞭1絲激蕩。

  高寧寧曾經不止1次向他暗示現在住的房子太舊瞭,戶型裝修全不是很喜歡,
除瞭兒子上學比較近以外尋不來其他長處,她想在兒子小學畢業以後移來金誠傢
園往。

  錢明歎瞭口氣,金城傢園的環境確實好,他也不是沒有想象過,但那兒的房
價實在負擔不起,把他們傢兩套房子都賣瞭預計全不夠。

  歸來傢後,錢明發覺門口踢翻的高同鞋,迷惑地問來:「寧寧,你在傢嗎?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我請瞭半天假,不是晚上要往金城傢園參加晚宴嗎?」,高寧寧的聲音從
臥室傳到。

  「那同你請假有什幺合係啊?下班直接過往也到得及啊。」錢明還是很迷惑。

  「我得好好準備1下啊,」高寧寧從臥室走出到,換上瞭黑色的T恤和緊身
牛仔褲。「哎,我不同你講瞭,要不到及瞭,我先往1趟美容院哈,你記得讓爸
晚上往接嘉嘉哈。噢噢噢,還有,你要等我歸到啊,咱們1起過往。走瞭啊,拜!」

  講完,高寧寧蹬著高同鞋出門瞭,鞋同打在走道上啪啪作響。錢明望瞭望表,
才不來3點,不禁歎瞭口氣。

  約摸兩個小時後,高寧寧歸來傢,把自己合入臥室開始梳妝裝扮。錢明能夠
明顯地察覺來剛做完美容的高寧寧氣色好瞭不少,1掃中午的疲態,皮膚似乎也
變得更加水靈靈的瞭,不禁暗自感歎果真女人全是錢堆出到的。

  過瞭好久,高寧寧才從臥室出到。她穿瞭1件銀色亮片的深V吊帶晚禮服,
無縫黑色絲襪,搭配8厘米的銀色亮片高同鞋,整個人在客廳的燈下閃閃發光。

  深V吊帶漏出性感的鎖骨和大半個酥胸,1條水滴形的藍寶石項鏈埋進深深
地乳溝裏,鏤空的背部漏出大片潔白的肌膚;禮服采納魚尾開衩設計,向來來大
腿根部,步子邁得略微大1點,就能窺見裙底的體面。

  錢明有些望呆瞭,不禁咽瞭咽口水。要是以前,錢明斷定會直接撲上往,撕
爛高寧寧的絲襪,把她按在自己胯下狠狠地發泄1番。

  「不穿內衣真的沒問題嗎?」錢明並沒有望見乳罩的肩帶,有些擔心。

  「我穿瞭呀,」高寧寧從吊帶下掏出半個雙峰,「你望,不是貼瞭乳貼的嗎,
我這件衣服假如露出乳罩的肩帶多難望。」

  「可是……」

  「可是什幺啊,再講這次晚宴的嘉賓全是有頭有臉、上流社會的人,復不是
我那些節目的觀衆,什幺3教9流全有。你放心,不會有人有意盯著我的胸的。

  快出發吧,再不走該遲來瞭。」高寧寧督促來。

  因爲怕要飲酒,錢明啼瞭輛滴滴。路上,錢明發覺滴滴司機老是故意無意地
和高寧寧搭訕,並不時通過後視鏡偷窺自己老婆,錢明的陰莖竟然微微勃起瞭。

           ————————————

  晚上6點5十分,錢明和高寧寧準時到來瞭沈航傢門口,準確地講是,沈航
傢院子的門口。

  沈航就住在自傢開發的金誠傢園,他們傢在金城傢園的最北邊,親近海岸線,
是金誠傢園爲數不多的能望見海的別墅。

  沈航和他的妻子衛小筠正在院子門口歡迎客人的來到。

  衛小筠是沈航的第2任妻子,今年才2十7歲,比沈航小瞭整整2十2歲。

  沈航的前妻何曼因爲沒有生育能力,兩人在2006年就離瞭婚。講起到,
衛小筠和錢明還算是跟事,衛小筠是浮山大學美術學院的說師,但除瞭每年的畢
業典禮,其他時間很少往學校,也基本不怎幺上課。

  沈航對女人的品味向來全被浮山市民津津樂道,高寧寧也有所耳聽。但在望
來衛小筠本人以後,高寧寧才確信網上的流言也並非全是空穴到風。

  衛小筠是標準的網紅臉,1字眉,歐式雙眼皮,大眼睛,長睫毛,精巧小巧
的鼻子,豐腴的嘴唇,V型下巴;1頭及腰的長發被染成瞭靛紫色,其中幾縷還
被挑染成瞭綠色。但是望得出到,給衛小筠動刀子的醫生手藝相稱不錯,雖然1
眼就能望出到衛小筠是人造美女,但給人的整體感覺十分和諧,絲毫沒有網上那
種「蛇精病」的印象。

  雖然高寧寧並不是沈航中意的類型,但她那對豐滿的巨乳在失往乳罩的束縛
後,隨著步伐上下晃動,弄的沈航1陣心顫。

  發覺沈航正盯著自己的老婆望,錢明微微不悅,上前1步遞上請柬:「沈董
事長、沈夫人好,我是浮山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的副教授錢明,這是我的夫人高寧
寧。」

  「錢教授,錢夫人幸會幸會,歡迎光臨冷舍。」沈航意識來瞭自己的失態,
迅速收歸目光,微笑著歡迎錢明夫婦。

  冷暄過後,錢明被安排在瞭主桌,和浮信集團的高管以及校方代表1起,高
寧寧則是和衛小筠等1群女眷坐在瞭次桌。

  「您好,魚子醬龍蝦凍,請您慢用。」服務員繼承介紹來:「這道菜以波士
頓龍蝦殼配上十餘種蔬菜、香料倒進牛蹄高湯中精心熬制1個小時,然後寒躲成
凍,最後配上大白鱘魚的魚子醬制成。」

  「誒,那這些綠點的波點是什幺呀?」1位夫人好奇地問道。

  「這個呀,是花椰菜泥,可以帶走龍蝦的部分腥味,是用到點綴和豐富口感
的。其實我個人覺得不放也行,但僅是個人意見哈。到,大傢快嘗嘗!」衛小筠
介紹來。

  高寧寧舀瞭1勺放在嘴裏細細品味,滿嘴全是魚子醬和龍蝦的滋味。

  ……

  精巧的菜肴被1件件端上桌,2001年份的羅曼尼·康帝紅酒被1瓶瓶打
開,觥籌交織,大傢臉上全多瞭1抹緋紅。

  自主持「寧講」以到,高寧寧見過太多光鮮明麗的生活瞭,她覺得每1種生
活全比自己的要好,而自己什幺也不能做,隻能作爲他們生活的見證者,現在收
視率連連下降,預計用不瞭多久連見證者全做不瞭瞭。

  高寧寧驟然有些恍惚,隱約聞見衛小筠正和桌子上的女眷們商量畫室的事情,
衛小筠想開1間個人畫室,正托人在法國幫她物色。

  高寧寧歸頭望瞭眼錢明,錢明明顯也飲瞭不少,正和浮信集團的1位高管聊
得火暖,但她驟然感覺丈夫在那群人中間有些格格不進。

  不,不對,其實是自己,自己才是這些上流社會的精英中格格不進的那1個。

  高寧寧覺得自己飲醉瞭。

           ————————————

  錢明和高寧寧歸來傢的時候已經快淩晨2點瞭,本到沈航想款待大傢在他的
別墅住下,但因爲第2天還有工作,錢明婉言拒盡瞭。

  高寧寧覺得很累,不僅僅是身體上的累,連鞋全沒脫,直接趴在床上眠著瞭。

  高寧寧做瞭1個夢,夢見自己是被擠在魚子醬龍蝦凍上、用於點綴和豐富口
感的花椰菜泥,明明這道菜同自己1點合係全沒有,但人們偏要這幺做。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